• <track id="colte"></track>

    <ol id="colte"></ol><optgroup id="colte"></optgroup>

    1. <span id="colte"><output id="colte"></output></span>
    2. <p id="colte"></p>
      <span id="colte"><output id="colte"></output></span>
      1. <optgroup id="colte"><li id="colte"><del id="colte"></del></li></optgroup>
         
        中文 English
        首頁公司概況新聞中心業務中心產品與服務成員單位黨群建設可持續發展社會責任延長子站群
        行業動態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動態 > 正文
        油氣勘探開發形勢背景之芻議
        2019-04-30 15:52   審核人:   (點擊量:)

        石油的政治、經濟屬性,使其成為近代國際間博弈的工具之一。2018年國際地緣政治波詭云譎。中美貿易爭端、美國退出伊核協議、美對伊制裁、OPEC減產、卡塔爾退出OPEC等,都對國內外油氣市場影響較大。國家最高領導人正是基于國內外絲棼散亂的形勢,高屋建瓴地作出了重要批示,大力推進了國內的油氣勘探開發,也深刻影響著國際相關局勢。


        相關形勢背景


        (一)特朗普團隊與中美貿易爭端


        2017年1月20日,特朗普(DonaldTrump)在一片歡呼和抗議聲中就任第45屆總統。特朗普甫一“入宮”,便強調“美國制造”,重視非常規油氣開發。在國際,美國退出《巴黎氣候協定》;恢復對伊朗制裁;約制國際原油市場等。美國國內的相關政策和外交博弈,影響了2018年國際油價“過山車”般走勢。

        2017年以來,特朗普團隊頒發了多份重要文件,包括2018年12月18日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2019年1月19日的《國防安全報告》,2019年2月4日的《核態勢評估報告》等。2018年5月8日美國宣布退出伊核協議,布倫特油價一度飆升至近90美元/桶;2018年11月4日特朗普宣布就伊朗制裁豁免8國,使其可繼續進口伊朗石油,一個多月內國際油價便下跌了30%以上。尤其是美國自2018年1月1日起正式實施《減稅與就業法案》,大幅下調企業所得稅稅率至21%,給予提高采收率和邊際開發井政策優惠,提升了美國油氣行業競爭力。

        2019年2月初,特朗普總統在國情咨文中宣稱“美國已是石油出口大國”。一語破的,美國確已是新的油氣大國、出口大國。美國的頁巖革命使其躍升為全球最大產油國,其油氣對外依存度正快速下降,美國自2017年便轉為天然氣凈出口國。2019年2月20日美國能源信息署(EIA)資料顯示,2018年美國原油產量日均1190萬桶,同比飆升200萬桶,日產天然氣25.22億方(年產約9070億方,較2017年的年產量7700億方實增約1350億方),同比增14.8%(能源輿情2019年2月21日數據,“歐佩克減產和美國制裁大幅提振油價)。美國以二疊(Permian)盆地為代表的頁巖油開發因技術創新成本持續降低,多數區塊桶成本低于35美元,吸引了眾多來自世界的油氣投資者,包括中化國際、新潮能源、潛能恒信等。美國原油進出口收支2017年為負1100億美元,約占整體貿易逆差的14%,2018年進口支出銳減,2019年預計將在油氣款項逼近進出平衡。2018年美國天然氣出口量大于進口,EIA估計2030年美國天然氣年出口有望超過1400億立方米,成為天然氣出口大國。

        2018年10月19日(星期五),美國石油協會(API)數據公開顯示原油庫存大幅增加了988萬桶(原估計約550萬桶)至4.184億桶,WTI油價由近70每桶美元跌至約每桶65美元(API原油庫存創2017年2月來最大增幅)。美東時間2018年11月13日(周二)OPEC數據顯示10月份主要產油國增產、2019年度中國等石油需求預期下降后,油價加劇下跌。11月13日WTI原油期貨盤中一度跌破55美元,跌幅超8%,創2015年9月1日以來單日最大跌幅,為2017年11月以來最低位;布倫特油價自2014年6月下跌便進入新的低油價時期,2018年11月13日-14日兩天盤中一度跌破65美元,單日跌超7%,刷新2018年3月上旬以來低位。自2018年10月3日觸及四年高位86.73美元/桶以來,布油跌已超20%。2018年,國際油價“跳大神”式下跌、低位震蕩,美國是主因之一。對內,特朗普總統為維持本國低油價、低生活成本等,促使OPEC增產,避免國際油價急升或高位徘徊;對外,美國油氣出口快速增加對國際政治、外交和金融等影響重大,助長了外交博弈的底氣。綜合意義則是美國振興了實業,強化了一國獨大,美國“言談舉止”對油價的影響無出其右,削弱了OPEC對國際石油市場的控制力。

        2018年3月開始的中美貿易爭端起因復雜,過程激烈,“對局”較為理性。2019年1月8日,于北京舉行了中美副部級磋商。北京時間1月8日晚特朗普專發推文表示“與中國的磋商非常順利”,中國商務部發言人亦稱“非常樂觀”。2月15日,在京舉行的中美后續商談后雙方均稱“取得了階段性成果”。習近平主席特使劉鶴等于21至22日在華盛頓與美貿易代表萊特希澤、財政部長姆努欽再次高級別磋商,21日WTI油價便持續震蕩上行。此前美國對華有關貨品已加征了2500億稅、中國反之加征了1100億稅、相互合計3600億。2月24日(美東時間)特朗普表示將“推遲原定3月1日開始的加征關稅計劃”,或未來不會有新的相互懲罰性征稅。在經濟層面,雙方關稅和非關稅貿易壁壘未來可能趨柔;對國有和特定企業的特殊保護將有所降格;民營、外資等企業的發展或將獲得更多的社會資源。在石油業下游,中國有可能更多地進口美國油氣,如LNG等。在非經濟層面,美多次要求中國進行“結構性改革(StructuralReform)”。

        持美國綠卡的卡舒吉被殺亦是2018年10月重要的油價時間節點。卡舒吉(JamalKhashoggi)為一籍貫土耳其的沙特公民,2017年6月獲美國“杰出人才非移民工作簽證”,作為專欄作家就職于華盛頓郵報。2018年10月,卡舒吉在土耳其被殺,此拉低了沙特國際形象,導致全球油市動蕩。美國借此持續對沙特施壓,促其原油增產等。未來不排除卡舒吉事件進一步發酵,以促使國際油價低位徘徊。總之,美國國際油氣市場以及上游影響巨大。就政治層面而言,我國未來的勘探開發力度將可能持續加大,增儲上產。


        (二)歐佩克等背景


        歐佩克(OPEC,石油輸出國組織)成立于1960年9月,總部在維也納,擁有16個成員國。其石油儲量約占全球總儲量的73%。OPEC成立初衷是協調石油生產國政策、反對石油資本的壟斷。沙特是歐佩克油氣儲量、產量以及出口量的“大拿”,也是海灣合作委員會“頭領”。沙特2017年石油探明儲量366億噸[1],日產原油1195萬桶(年產5.62億噸,年出口約3.9億噸);探明天然氣儲量8萬億立方米,2017年產氣1114億立方米。多年來沙特、歐佩克對國際油價等影響很大。但近來歐佩克對國際油價以及油氣產業鏈的影響有所勢微。在內部,沙特政體積年沉疴難愈,歐佩克成員間政策協調難度日益加大。在外部,因多方受壓不得不扭頭與俄羅斯等產油國深度合作。

        自2019年1月日起,歐佩克中“體小權輕”的卡塔爾退出歐佩克。卡塔爾是產油小國(日產原油192萬桶)、產氣大國,卻為全球第一大LNG生產國、出口國,天然氣出口量約占全球總量的1/3。近年來,為遏止全球氣候變暖、海平面上升等,作為綠色能源的全球天然氣消費逐年速增。提高了天然氣出口大國卡塔爾的地位。預計全球2050年天然氣占一次能源的比重將從2018年的24%上升到29%。天然氣大國卡塔爾的發展恰符合全球未來應對氣候變化、治理大氣污染、對天然氣需求增加等趨勢,其在天然氣領域影響漸增,話語權漸重,地位高企。卡塔爾與沙特關系不佳也是其退出歐佩克的動因之一。卡塔爾大氣田北方(南帕爾斯)氣田與伊朗南帕爾斯為同一氣田,卡、伊有必要密切合作,遠離沙特。而沙特、卡塔爾齟齬更加劇了歐佩克內部危機。甚至,沙特曾起意解散歐佩克。

        伊朗是石油生產大國、出口大國,由于受到美國制裁、伊朗與沙特尖銳對立等影響,伊原油出口多年受阻,推高了國際油價。2018年底,伊朗獲得了美國制裁豁免,國際油價傾向于看空。我國與伊朗關系特殊,伊朗問題以及美伊關系等對我國油氣勘探開發有所影響,但伊問題對國際原油市場、對我國能源安全影響更大。

        2014年以來,當國際油價高位時,歐佩克增產原油困難。2018年上半年國際油價看多,當時沙特能源部長法利赫(KhalidAlFalih)曾表示,歐佩克要合力增產原油,但增產目標落空。到2018年9月,部分非洲成員國原油增產計約42.8萬桶/日,而委內瑞拉等的產量驟滑、伊朗原油出口受限,使得歐佩克原油增產反而比沙特外長發話前減少。2018年12月OPEC政策會議宣布減產,但對低位盤整的油價干預不理想,提升油價困難。

        2014年6月開始的國際油價跌勢,催生一國際石油合作機制-“維也納聯盟”(ViennaAlliance),即以沙特為首的OPEC國家和以俄羅斯為首的非OPEC國家間的“合伙”,藉“聯合減產協議”等以控制全球石油產量,進而穩定“適宜”的油價。2016年10月中國杭州G20峰會期間,沙、俄兩國元首就“聯手減產”形成共識,并于當年冬天達成協議,180萬桶/日的減產措施曾促使國際市場一度轉暖。但2017-2018年委內瑞拉、安哥拉等石油產量驟減助推了油價則屬于該協議之外原因。自2019年1月1日起,沙、俄根據新的協議將原減產協議再延長6個月,約定聯合減產120萬桶/日。2019年1月國際油價確有所回升。“維也納聯盟”關鍵取決于沙特意愿,而沙特背后具有濃重且無形的美國因素。近年來,沙特將地緣政治及經貿焦點似轉向東亞,其2016年4月推出的“愿景2030(Vision2030)”主動與中國“一帶一路”對接。中國本土的油氣勘探開發戰略部署中,沙特、歐佩克等因素是重要的決策參考。


        (三)俄羅斯背景


        2018年,俄羅斯石油生產仍有所發展,原油(凝析油等)產量達5.56億噸,同比1.6%;天然氣7234億方,同比4.7%;石油出口達2.55億噸,同比降0.6%;天然氣(含LNG)出口達2451億方,同比6.0%(據石油觀察2月21日引自2019年1月“俄羅斯中亞油氣市場追蹤報告”)。

        2014年3月16日克里米亞公投入俄,引發烏克蘭危機,俄遭受美歐制裁,旋即波及油氣行業。2015年底,烏克蘭停止自俄進口天然氣,轉以歐氣代之。俄烏天然氣沖突殃及歐盟相關近20國家。自2018年3月以來,俄、烏“斗氣”再升級;2018年11月底,俄、烏軍艦對峙于亞述海,俄與美歐關系進一步惡化。

        2018年11月21日,歐美等主導的天然氣“南部走廊(SouthernCorridor)[2]”在土、希邊境的馬里查河(Maritsa,又Evros)實現對接。俄羅斯對此反制舉措則是大力推進“北溪-2”管線項目(NordStream2),以期繼續對歐供氣的相對壟斷。“北溪二號”是俄羅斯天然氣公司與五家歐企合資項目,投產后可每年向歐輸送550億方俄氣。2019年1月德、俄“北溪二號”管道項目合作獲得了突破性進展,這是俄羅斯的勝利,卻陡增了烏克蘭的挫敗感,烏誓言抵制“北溪二號”[3]。此外,美國也一直反對該項目。但歐盟就該項目已于2019年2月8日達成一致,同意對其從透明度、共享規則等多方面加強監管,以維護歐盟全體的能源權益。對烏克蘭消費而言,“北溪二號”有可能迫使烏再次直接從俄購氣。

        由于被制裁等原因,2018年為俄羅斯居民收入近15年來較低的一年,年人均為42800盧布(630美元),而2008年該數字為690美元。2019年若美歐對俄維持甚或加大對制裁,俄經濟將繼續下行。俄西伯利亞、北極地區等實施的油氣開發、頁巖油、重油等合作項目因技術、資金等難以為繼而放緩或夭折,俄進而對東亞市場依賴上升。中俄天然氣東線管道預計2019年底投產,盡管俄油、俄氣幾無價格優勢,但非經濟層面原因使其至中國的出口量可能猛增,對中國的油氣勘探開發有一定的“點剎”作用。


        (四)能源安全與能源轉型


        能源安全是某些國家石油供需中的關鍵。油氣進口安全是能源安全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中國油氣勘探開發戰略部署的基礎之一。中國目前是世界第一大石油進口國,2018年原油對外依存度為69.5%。中國最高層“今后若干年要加大國內勘探開發力度,保障國家能源安全”的批示,指出了能源安全、能源轉型的重要性。由于我國原油業已融入全球市場,我國的“能源安全”與國際油氣市場有關,國內業已顯著加大的對上游的投入,包括不計成本、集中力量于邊際小油田以及非常規油氣開發,諸如天然氣水合物、干熱巖和地熱等開發投入持續加大,將向國際原油市場釋放出寬松的信號。

        2017年中國消費天然氣為2373億方,2018年達2766億立方米[4],同比增17%;2017年產天然氣1487億方,2018年達1573億立方米(不含地方企業煤層氣),同比增長6.6%;2017年進口天然氣920億方,2018年達1254億立方米,同比增長31.7%,對外依存度升至45.3%,較2017年提高4%。預計在環保和“煤改氣”政策等驅動下,未來中國天然氣需求仍將快速增長,到2030年達到5200億立方米,對外依存度持續攀升。2018年我國煤炭在一次能源消費結構中占59.5%。預計在2030年前后可降至50%左右,2035年可降至47%甚或更低。國際油價下降將引致天然氣價格回落,帶動天然氣需求、供應大幅增加。預計2025年之前全球LNG市場供應仍呈寬松態。

        在國際,石油大國如沙特“愿景2030”的主要內容之一就是能源轉型;當地時間2019年1月26日晨,德國28人組成的“德國煤炭退出委員會”宣布德2038年前關閉所有煤炭火力發電廠。2018年傳統石油企業如BP等加快了從高碳業務轉向低碳。國際社會限制溫室氣體排放行動和呼聲也推動轉型,2015年底巴黎氣候大會上由埃克森美孚、BP、殼牌等發起成立的“行業氣候倡議組”(OGCI)作用日益強大,溫室氣體減排共識群體不斷壯大。未來部分投資巨大、成本較高、環境影響和地緣風險大的項目可能面臨一定困難,如屬二氧化碳高排放的澳大利亞Barossa項目、阿爾及利亞BourarhetNord項目及伊朗南帕爾斯開發等。在國內,十九大提出構建清潔、低碳、安全、高效的現代能源體系,加快高碳能源向包括天然氣在內的低碳能源轉型。技術創新促推了轉型,2018年我國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包括環境成本在內的綜合開發成本快速降低,其在開放的市場中已具價格優勢。在油氣中、下游,相關的煉化等產業也在快速轉型中不斷獲得新的效益增長點。

        2019年1月18日,在北京舉行的首屆綠色可持續發展大會上,不同國家的政府官員、專家學者和環境領域從業者就如何實現低碳發展進行了嚴肅地探討。法國前總理、聯合國氣侯變化巴黎大會主席洛朗·法比尤斯(LaurentFabius)表示,綠色可持續發展是當今世界面臨的挑戰之一。未來全球能源轉型必將有所加快,中國的油氣勘探開發將更加綠色,將由強調“擴大就業型”的高成本、低品位、低產量油氣開發向低成本、高質量、高產量轉型。


        (五)國內政策背景


        2018年7月,習近平總書記就國內油氣勘探開發、能源安全等作出重要批示。中石油等迅即開展勘探并提交開發上產方案。2019年1月8日下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韓正在國家能源局調研并主持座談會。韓正強調,要認真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指示精神,貫徹落實2018年12月19-21日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要求,聚焦能源領域重點任務,攻堅克難,全力保障國家能源安全。未來要立足中長期能源需求走勢,加大油氣勘探開發力度,加快天然氣產供儲銷體系建設,強化油氣供應保障能力。

        2017年冬,華北等多地曾出現“氣荒”等,促使高層改革力度不斷加大。2018年8月30日,國務院下發了《關于促進天然氣協調穩定發展的若干意見》(國發【2018】31號文),明確了油氣發展與改革方案。高層批示等是最重要的政策驅動。要嚴格油氣勘查區塊退出機制,全面實行區塊競爭性出讓,鼓勵以市場方式轉讓礦業權,完善礦業權出讓、儲量價值評估等規則。在上游,有關政策進一步調動了央企、民企等的主動性,加大油氣勘探開發投資等戰略、規劃、政策的落實,發力勘探開發。2018年1月,政府推動了新疆第二輪常規油氣四個區塊探礦權成功競爭性出讓。在戰略上,“一帶一路”國際合作戰略區域已為國際油氣勘探開發搭建了良好的平臺。

        作為改革標志之一,中石油等加快了企業內部油氣區塊礦權流轉。誠然,礦權僅僅在某公司內部流轉不易激發機制創新,需推動各法人(市場主體)間的流轉與轉讓。近年的改革實踐表明,頁巖氣開采權的競爭性出讓,才是促其開發的關鍵。中國本土要想獲得更多油氣田發現,降低油氣對外依存度,就要在油氣資源開采權獲取等環節上對各市場主體一視同仁,并鼓勵外企積極參與,完善區塊退出機制;激勵更多油公司和油服企業加大資本、技術投入,不斷創新。

        油氣合作是“一帶一路”戰略的重點之一。“一帶一路”上分布有可商業合作的油氣資源國。2019年4月將在京召開“一帶一路高峰論壇”,相關油氣合作項目將在俄羅斯、中東、非洲等地以更靈活方式陸續推進。首先,中俄油氣合作將更上一層樓;其次,央企將與中亞、非洲、美洲等地更深度合作。第三,中國與中亞的油氣管道、中緬油氣管道等合作等將對全球油氣行業產生影響。未來中國的油氣進口將更加順暢,能源的供給將更加安全。


        復雜形勢背景下的油氣勘探開發


        2018年,世界主要油公司加大了油氣勘探開發。在國內,針對資源劣質化、勘探目標復雜化、開發成本剛性上升等不利因素,三大油央企首先加大投資,加大科技攻關,加強精細勘探和深部勘探,控制老油氣田產量遞減,確保國內天然氣產量穩定增長。其次,央企加大頁巖氣等非常規油氣勘探開發,川渝地區頁巖氣產量快速增加。第三,更加重視海上油氣勘探開發。


        (一)國際


        國際油氣公司的重點是油氣開發,是利潤,地質勘探僅是商業開發流程中的“進堂詠(Introitus-RitusInitiales)”而已。2018年,勘探開發投資持續回升,全球勘探開發投資計約4272億美元,同比增14%。2018年世界油氣可采儲量有所增長,全球共獲得190個油氣發現,同比下降近30%;發現儲量約8.0億噸油當量,同比下降60%。其中,石油新增探明儲量4.5億噸,同比下降65%;天然氣新增儲量5245億立方米,同比下降約55%。超過1億桶油當量的重要油氣發現主要來自拉美、北歐和北美的海上,僅有阿拉斯加WillowWest新發現位于陸上。

        2018年全球石油產量約為44.5億噸,同比增長1.7%。但各國原油產量增長差異較大。北美原油產量增量最大,高達9500萬噸,增12.6%;次為中東1600萬噸,增1.1%。北美中美國增產原油7400萬噸;中東增量主要來自沙特,增加1500億噸。2018年世界天然氣儲量略有增長,增量主要來自拉美和亞太地區;而產量大幅度增長,增至3.9萬億立方米,同比增4.5%。其中,北美和俄羅斯中亞區增量較大,分別為1550億立方米和450億立方米,增幅分別為12.6%和5.5%。北美地區甲烷氣年產增量主要來自美國。

        在海上,油氣勘探開發領域和作業范圍不斷加大。墨西哥灣、巴西及西非等海上將繼續引領全球海洋油氣勘探開發潮流,同時諸多前景看好的海上新區將陸續投入勘探。其中,北極地區海域發育有30多個沉積盆地,勘探面積330多萬平方公里,油氣資源潛力大,深水、超深水海域勘探程度低,繼續成為油氣熱點。巴倫支海已成為挪威重要的勘探水域。2017年,挪威油氣勘探中心已移至巴倫支海,當年共完鉆34口海上鉆井,17口位于巴倫支海;2018年挪威完鉆53口海上鉆井,有26口位于巴倫支海。

        在中南美,動亂不休的委內瑞拉及改革不止的墨西哥等是傳統的原油出口國,初顯“右傾”的巴西最近幾年在坎波斯等盆地鹽下陸續發現巨型油田,巴西、圭亞那等海上已成為炙手可熱的深水油氣勘探的焦點。2018年以來,埃克森美孚在圭亞那深水海域分別獲得三次重大油氣發現,新增探明可采儲量接近40億桶油當量,殼牌在美國墨西哥灣也獲得了兩次重大油氣發現。2019年拉美地區油氣的勘探開發仍將是全球熱點。

        從資源類型的角度看,非常規如美國的頁巖油氣資產等仍將是2019年全球上游資源并購以及勘探開發的“熱點”。殼牌、雪佛龍等國際石油巨頭已表示將加大對二疊盆地等頁巖油氣的并購,以獲得或擴大規模開發效益;部分中小獨立油氣公司則將并購目標瞄準美國巴肯和鷹灘等頁巖區帶,力爭地質勘探有新突破。在南亞,據2019年1月印度證券交易所資料,魯亞(Ruia)兄弟的愛薩石油(EssarOil)已獲準將于2019-2020年度在西孟加拉邦(WestBengal)Raniganj煤炭遠景區勘探開發二疊系的煤層氣、頁巖氣,通過儲層改造等預計將年產甲烷氣約10萬立方米。從交易主體看,國際石油巨頭經歷了連續數年的“非核心”資產剝離以及對部分在產項目的運營調整,其對低油價的適應能力漸強,財務收益改善明顯,參與優質上游資產并購的投資基礎改善,投資意愿漸強。未來國際石油巨頭仍是油氣勘探開發的主力。


        (二)國內


        2018年,隨著國內油氣對外依存度快速攀升,政策驅動提振了國內油氣勘探開發,中石油等以實際行動貫徹落實國家最高領導人的重要批示。三大油央企確立國內勘探開發業務“優先發展”的戰略定位,加大油氣勘探開發投資,擴大“激進式”鉆井覆蓋面,加速油氣增儲上產。2018年我國油氣上游重回盈利主體,油氣開采業利潤總額同比增長4.4倍(據立方石油引自國家統計局2月中旬數據)。受油氣開發投資增加拉動,油服務業也步入了持續景氣期。

        2018年初,中石油新疆瑪湖凹陷區發現了十億噸級礫巖油田,且在中淺層新獲幾十層工業油氣流,單井產量高,展示了瑪湖一帶巨大的資源潛力。2018年11月,瑪湖油田瑪湖015井在侏羅系八道灣組碎屑巖中喜獲高產工業油氣流,創新疆油田單井日產量歷史新高。2018年末,準噶爾盆地沙探1井于沙灣凹陷二疊系上烏爾禾組試油獲工業油流,拓展了全盆地二疊系烏爾禾組勘探前景。

        國家發改委先后出臺《天然氣發展十三五規劃》、《加快推進天然氣利用的意見》中明確提出,要將天然氣培育成為我國現代清潔能源體系的主體能源之一,到2020年天然氣在我國一次能源消費中占比將達到10%。而2018年天然氣僅為7.4%。塔里木油田是西氣東輸的主力氣源之一。中石油審時奪勢地明確近期塔里木庫車山前天然氣勘探開發增儲上產目標,加快勘探開發一體化。克拉蘇構造帶多口鉆井勘探前景良好。2018年12月12日,中石油庫車坳陷秋里塔格構造帶中段的中秋1井試氣獲高產工業氣流,擴大了該氣田的可采規模。中石油在巴彥河套盆地多口探井獲高產油氣流,鄂爾多斯盆地大面積巖性油藏多層系立體勘探不斷取得新進展。2018年,華北油田在該盆地吉蘭泰構造帶及周緣相繼完鉆兩口井并獲工業油流,其預探井吉華2X井于2000米井段內發現累計195米厚油層。在四川盆地,中石油西南油氣田發現該盆地西南部有較厚的沉火山巖,并具備形成大氣藏的油氣地質條件,龍泉山構造東斜坡帶第一口以沉火山巖為勘探目標的風險探井(永探1井)獲工業氣流,開辟了四川盆地天然氣增儲上產新領域。

        在渤海,中海油旅大21-2探井鉆遇了約170米厚的油層;在渤中凹陷19-6氣田埋深超4000米前寒武系獲高產氣流;渤中29-6油田可采儲量有望再增億噸級。如環境、用海強度等許可,渤海海上有了新的可采資源基礎。在南海,陵水17-2千億方級氣田等正加速開發。

        2018年我國非常規油氣開發也獲重要進展。2018年頁巖氣新增探明地質儲量約3950億立方米,頁巖氣產量將達到110億方[4]。在重慶,中石化依據涪陵頁巖氣田等含氣層埋深大、斷裂發育、地層破碎等特征,實行“一井一策”管理,開展深層壓裂、電驅壓裂等工藝,提升常壓儲層裂縫“網絡”、泄流面積及導流能力,2018年涪陵頁巖氣田累計探明儲量6008億立方米,產氣60.2億立方米。該氣田2018年建成的100億方年產能標志著我國頁巖氣開發邁入商業化,其已成為“氣化長江經濟帶”的資源基礎之一。在宜賓,中石油于龍馬溪組獲高產氣流,對探索我國4000米深層頁巖氣開發意義重大。2018年,宜賓(威寧、長遠等)頁巖氣日產量突破2000萬立方米,同比增加119.3%,2018年產氣近45億立方米。西南油氣田公司位于重慶市永川區南大街鎮興隆村7組的黃202水平井位于璧山-合江區塊黃瓜山構造帶上,為深層評價井,黃202井測獲日產氣22.37萬立方米,展示出黃瓜山氣田深層頁巖氣良好的開發前景。在宜昌等地,中央政府有關部門以配有重型山地工程、儲層改造手段的公益性頁巖氣地質調查也獲得甲烷氣流。另具標志意義的是,BP在四川內江大足某區塊完鉆一探井深達4815米,于深層獲頁巖氣發現[5]。

        總之,我國油氣勘探開發難度逐年加大,后備經濟可采儲量難以滿足國民經濟發展。2017年全國油氣新增探明地質儲量均出現明顯下降[6]。石油新增探明地質儲量8.77億噸,同比下降4.1%。2017年天然氣新增探明地質儲量5554億立方米,同比下降23.6%。煤層氣新增探明地質儲量104.80億立方米,同比下降81.8%。2017年煤層氣產量為70.2億方,同比增長8.2%;2018年產量達72.6億方,同比增長3.7%。


        三、幾點思考


        方法論是科學研究的關鍵之一。油氣勘探開發僅是社會和經濟建設之一隅,相關領域尚包括管道運輸、煉化、市場銷售等。地質勘探要立足于全局和可持續發展,應在國際市場、全球能源轉型、全球溫室氣體減排等廣闊視野下予以研究、實施。從整體上看,區域性地緣風險等形勢背景將有可能危及我國能源安全;美國頁巖油發展則為全球油氣行業發展展現了亮點,其技術和管理上的創新成為全球油氣上游降本增效的良好借鑒,有助于我國勘探開發和油氣資源安全。未來天然氣將在能源轉型中處于重要地位,開發前景光明。需要指出的是,在一帶一路背景下能源安全概念應包括本土油氣勘探開發和油氣進口安全,包括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等的綜合供給安全。

        在戰略層面,要認真貫徹落實總書記相關批示,推進體制機制和關鍵要素的市場化改革。其次要繼續在推進能源轉型、優化能源結構理念下加快創新,強化多市場主體間公正、公平競爭。第三,要“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因應形勢背景,實施一帶一路戰略指導下的勘探開發。第四,要在“金山銀山”等綠色理念下勘探開發油氣資源,不宜“榨甘蔗”式地對油氣產層榨干驅凈,要有經營成本、環境成本等約束。在具體操作層面,要精選開發(權)區塊;第二要加速技術創新;第三要加快一帶一路建設,改善中美關系;第四要結合我國地質條件,加速非常規油氣等勘探開發,優先發展天然氣等綠色能源。政府對于油氣勘探開發的管理旨在將地下資源轉化為公益的、戰略的、可持續的經濟利益,政府管理也是一項偉大的政治行動。就此而言,如何落實國家最高領導人2018年有關油氣勘探開發批示中高屋建瓴的改革精髓,頗亟待學習、提高并認真貫徹之。

        (來源:國際石油網)

        關閉窗口
         
        集團宣傳片
        熱門文章

        版權所有:陜西延長石油(集團)有限責任公司 
        技術支持:陜西延長石油(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研究院數據信息中心    陜ICP備案:05015368號
        推薦使用1024*768分辨率瀏覽

         
        法律聲明 網站地圖 聯系我們
         
        777me_奇米影视_奇米影院_米奇影院_777米奇影视_第四色影视